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黄金

实现超越式经济增长的新视角

2018-08-10 20:52:01

实现超越式经济增长的新视角

一直以来,经济增长的源泉始终是众多经济学研究者们的关注方向,同时也是宏观经济政策的重要目标。站在不同的时间视角和区域,对于经济增长来源会有截然不同的解释。尽管现代经济学对经济增长来源的探索取得了重要进展,但时至今日,有关经济增长的根本原因,依然众说纷纭,各方的争论也一直没有停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经济增长的实现方式是多层次的,我们不应该在认识上和实际操作中,将经济增长的来源作单一、机械的排他性理解。经济增长的多重实现方式应该在不同的经济环境下,有选择方面的轻重之分。每一种增长方式在理论上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也都有其约束条件,效果上也存在差异性。

在探寻经济增长来源过程中,《超越:技术、市场与经济增长的历程》一书意图通过梳理历史上一些国家的发展历程,为我国的经济发展提供一个新的视角。作者梳理了英国、德国、美国、法国、前苏联和日本等国发展历程,通过分析这些国家历史经济发展特点,总结出一条超越式增长规律,并指出突破型技术创新引发的产业革命和市场容量的不断扩大,是实现超越式经济增长的两大推动力量。

所谓超越式增长,就是经济增长模式和路径越出原有轨迹,提升至新的轨迹,并带来经济效益的显著提升,以及经济活动广度和深度的明显拓展。书中认为,超越式增长具备三大特点:一是经济增长模式明显区别于传统模式;二是经济增速显著,其程度足以支撑国家持续高速发展,直至成为全球经济的引领者;三是经济活动变化不仅仅局限于少数一部分人和几个行业,而是对几乎整个社会均会带来深刻变革。

对于实现超越式经济增长的条件,作者认为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也是其首要的决定性因素,就是突破型技术创新的产生及应用。突破型技术创新能够使生产活动产生颠覆式的效果,实现技术跨越,并以此为基础实现经济超越,培育出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目前各界形成的一种共识是,在影响经济增长的诸多因素当中,科技进步无疑是最重要的。人类经济发展史上每次重大的经济增长都是由科学技术的新突破而引发的,技术进步对经济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已被经济理论和史实所印证。在熊彼特提出“创新”概念的时候,西方国家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只有5%—21%;而到20世纪60年代,这个比例上升到50%;到80年代,进一步达到60%—80%;90年代后,更是逼近了85%。这再一次证明,科技创新愈来愈成为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的决定性因素

实现超越式经济增长的新视角

毋庸置疑,作为经济增长中的关键一环,技术创新与经济增长是互相促进的关系,能够带动经济的持续增长,但是仅仅只拥有技术因素是不够的。在本书中,作者认为,历史上很多在技术创新方面走在前沿的国家并未因此而实现大发展。技术创新,尤其是突破型技术创新,是经济增长的主观原动力,而市场容量则是经济增长的客观原动力。二者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缺一不可。

实现超越式经济增长第二个条件,则是巨大的市场容量。作者认为,如果说生产率是经济发展的主观原动力,那么市场容量就是经济发展的客观原动力。没有市场容量的商品生产,是不能实现最终交易的生产,蕴藏着经济失调的巨大风险,其发展质量必然不高。只有具备一定规模的市场容量,才能够自然拉动企业投资和经济发展。扩大市场容量有两种基本路径:一是城市化。城市化也称为城镇化,城镇化的过程包括人口职业的转变、产业结构的转变、土地及地域空间的变化。通过城市化,可以使最广大消费群体的物质文化需求不断增长,并可相应增加他们的可支配货币收入。二是全球化。通过全球化可以使得率先发展起来国家的一部分企业“走出去”开拓国外市场,这样不仅可为国内市场容量腾出空间,还可以开创更加广阔的国际市场,使得市场容量获得更大的增加。

我们知道,英国、德国、美国先后利用技术革命、产业革命以及市场容量的扩大,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导者,实现了超越式的经济增长。而法国、日本等国虽然抓住了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的机遇,但他们都只是推动经济增长的追随者,最终也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实现超越式经济增长。正如作者所言:“追随者不是输在起跑线上,而是输在转折点上,输在格局上。”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利用体制优势,在需求侧以高投资、高出口为依托,在供给侧以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为导向,全面推进经济快速发展。在高投资、高出口和劳动密集型产业高增长作用下,经济实现了长期的高速增长。目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正在酝酿,主要集中在新一代信息络技术、生物、新能源与新材料、智能制造等领域。为此,可以应用本书中所提出的超越式经济增长理论,着重从“突破型技术创新的产生及应用”以及“扩大市场容量”两方面发力,即在加快推进体制机制改革、扩大对外开放,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着重是要提高原始创新能力,增强产业升级和质量提升的技术源头供给。同时,要加快科技成果转化,促进科技与经济的深度融合,重点促进互联、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着力打造科技创新与商业模式创新的“双引擎”,实现市场容量的不断扩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