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证券

地方债审计结果10月上报财政部已预警多地

2018-08-13 01:38:09

地方债审计结果10月上报 财政部已预警多地政府

不过,与过往工作方式有所不同。在审计汇总报告尚未正式呈送国务院之前,财政部等国务院有关职能部门,已经向部分债务结构风险较大的地区和城市发出预警,广东等省的多个城市均位列其中,与此同时,财政部安排驻各省专员办对当地政府债务情况进行逐一调研。河北、湖北等省多城市负债率都出现逼近或超过100%的情况。

在大规模覆盖中央、省、市、县、乡五级政府债务审计工作进行3个多月后,国家审计署已基本确定于10月中旬将汇总的审计结果呈送国务院。届时,外界议论纷繁且口径不一的中国政府债务规模问题,有望厘清。

本次五级政府债务全面审计工作由国家审计署主导进行,包括借调等在内,累计参与审计工作的政府工作人员超过7万多人。至2013年9月底,基层审计的有关工作已经结束,相关数据和负债情况分析,已经分批汇总至国家审计署。

不过,与过往工作方式有所不同。在审计汇总报告尚未正式呈送国务院之前,财政部等国务院有关职能部门,已经向部分债务结构风险较大的地区和城市发出预警,广东等省的多个城市均位列其中,与此同时,财政部安排驻各省专员办对当地政府债务情况进行逐一调研。河北、湖北等省多城市负债率都出现逼近或超过100%的情况。

10月中旬呈报

“从我们这里的情况看,对地市及以下级的政府债务审计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审计工作部门的人员,已经把相关材料报到国家审计署了。”9月24日,一位地方政府审计部门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营报》。

同日,多个地方省级政府的政府人士也向证实,按照国务院部署,从2013年7月开始的对中央、省、市、县、乡五级政府负债情况的审计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按照集中审计工作的具体安排,国家审计署正在汇总、核对各地审计上报的数据和材料。

在各地上报审计结果报告的基础上,国家审计署将汇总形成一份关于中国当前地方政府负债总体情况的报告,呈送国务院,作为下一阶段开展相关工作基础和依据。综合国务院提出的要求和审计工作的进度,报告呈报国务院的日期将在10月中旬。

根据在集中审计过程中,对审计科目等提出的要求,这份由国家审计署呈送国务院的汇总报告,将包括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地方政府连带担保性债务、债务结构和偿还安排等多方面的内容,同时还有望分类明确地方政府的各类负债的总额。

对于本次审计的政府债务总额情况,前述政府人士均表示不便透露。“采用不同的口径和科目分类,最终负债水平会不尽相同,对地方地市一级的债务,包含了政府债务、政府融资平台债务、政府担保债务,基本上是完全覆盖的

地方债审计结果10月上报财政部已预警多地

,但是审计署向国务院呈送报告的口径,我们不清楚。”前述地方政府审计部门负责人称。

7月26日,国务院发出特急明电,要对全国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此后审计署暂停所有项目开始对人员培训,8月上旬,相关工作人员开始进驻各省市区。在本次集中审计之前,中央政府总计开展过两次审计。

2010年的全面审计结果显示,全国政府负债10.7万亿元;2012年启动的对36个主要城市的地方债务审计的结果则显示,36个标本城市的负债总额为3.85万亿元。

资不抵债省会悬念

日前,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公开表示,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的总体风险处在可控状态。而在本次集中审计地方政府债务开始之前,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依据对36城市的地方债务审计判断称,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尽管如此,在本次集中审计工作过程中,部分地方政府的负债情况较为严重。曾借调参与此次审计工作的人士向表示,如果以政府债务、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负债、政府财政担保负债的全科目综合测算,部分城市的负债率已经超过100%。即属于资不抵债的情况。

“这样的情况,在2012年对36个省市区的审计情况相似,这两次审计的过程中,负债率超过100%情况的城市,部分是重合的。”他告诉,“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省会城市,但是最终呈报国务院或者对外公布的审计结果中,是否会明示这些城市,我不清楚。”

了解到,在2012年对36个省市区的审计过程中,即发现有9个省会城市的负债率超过100%。最高的达188.95%,如加上政府负有担保的债务,债务率最高的达219.57%。而当时审计署审计的36个地区中,包括15个省会城市:石家庄、沈阳、长春、哈尔滨、南京、合肥、福州、济南、武汉、长沙、广州、成都、昆明、西安、兰州。

宏源证券曾发布研究报告称,按债务率由高到低,这9个省会城市可能为南京、成都、广州、合肥、昆明、长沙、武汉、哈尔滨、西安。

宏源证券研报计算债务率,用债务余额和公共财政预算收入之比。但是,在很多地方政府全口径收入中,公共财政预算收入仅占50%左右。

中央或先行排雷

与以往工作方式不同的是,在本次债务审计的汇总结果尚未呈报国务院之前,财政部和国务院有关职能部门已经先行通过有关手段,对地方债务负担较高的城市,先期预警,先行排雷,以避免有关风险的积聚。

接近财政部的人士告诉,目前,财政部已经向广东省发出债务风险预警,提示其省内部分省区市地方债务负担过重,债务率过高。此警示针对广东省的5个市本级财政、4个县(区)本级财政。

广东省收悉预警后,对上述5市县级财政负债情况及其偿债能力进行了详细测算,之后得出基本安全的结论。广东省政府的官员曾表示,这几个市县的财政实力较强,“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广东被财政部预警并非个例。了解到,财政部目前已经开始和多个地方政府进行一对一的沟通,对其负债水平和偿债负担进行风险预警。财政部派驻各地的财政部专员办,则按照财政部的统一部署,对所在地方的负债情况进行研究。

本报于9月23日援引财政部武汉特派办的调研报告,对武汉市负债情况进行了报道。财政部河北特派办的调研报告则显示,截至2012年6月底,河北省11个地级市中,有6个综合债务率超过100%,最高者省会城市石家庄甚至达241%。

了解到,目前财政部正在研究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的有关制度,其中包括,地方举借债务只能用于建设性支出,不能用于经常性开支。经常性开支如果用债务解决,就会走向不归路。要对地方举借债务进行分类管理,对各类债务都应有制度约束。要将地方政府债务收支纳入预算管理,逐步形成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等。

(:DF070)

野村证券:中国政府或容许个别地方政府债务违约

野村证券认为,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可能容许个别地区出现地方债务违约,这种情况最快在明年发生,其目的是解决结构性债务问题,提高市场约束力,从而对其他部门和投资人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野村证券研究团队在报告中写道,从2010年至2012年年底,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规模飙升39%达到19万亿元,这占中国GDP的37%。

前财政部长项怀诚今年4月曾表示,目前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规模可能超过20万亿。

目前地方债务审计工作已经接近尾声,相关审计结果可为金融系统风险的评估提供参考依据。

9月9日,央行行长周小川撰文称,我们现在的地方融资平台更多地寄希望于这块土地未来的价值,借此偿还当前的贷款,这固然是一种SPV(Special Purpose Vehicles,证券化),但导致了很多问题。

两天后,李克强总理公开表示,“对大家都很关心的中国地方政府性债务问题,我们正在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有序规范和化解。”

目前地方政府设立了超过10,000家融资平台来为基础建设项目融资,在08年4万亿的刺激下,大量项目上马,现在的后遗症就是很多无力偿还贷款的公司只能依靠“借新还旧”度日。

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今日在会议中表示,影子银行更有可能发生违约事件,信托业务违约的概率要高于债券市场,因为后者的违约将会影响散户,因而会受到更多的关注。

此外,如果没有得到政府资金支持支持,去年有53%的地方政府融资工具早已出现违约。他预测,今、明两年内地仍不会出现大规模的系统性危机,个别地方出现违约的情况也不会蔓延,不过违约事件依然有可能令市场出现波动。(财经)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