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贺宛男新股改革治标更要治本

2019-01-31 23:46:30

贺宛男:新股改革 治标更要治本

3月8日和9日,深交所和上交所先后发布遏制炒新的若干技术措施。深市新股首日换手超50%、沪市新股首日换手超80%,立即实行盘中停牌,并且直停至收盘前最后分钟才能恢复交易。这两日上市的6只新股,除沪市的中交建之外,其他5只齐齐遭遇“临停”;6只新股首日换手均在60%上下,涨幅最高的中泰桥梁涨56.44%,最低的中威股份涨6.9%。看来,爆炒新股初步有所遏制。

从两交易所的“临停”措施看,限量重于限价。实际上,6只新股5只“临停”,停就停在量上。就此,交易所还规定了一系列严厉的量化措施。如上交所就有0.1和0.2的限制,即单日累计买入数量超过新股实际上市流通量1,连续竞价阶段累计申报买入数量超过新股实际上市流通量0.2,还有日内反向交易或频繁隔日反向交易,且数量较大的(有政协委员提议恢复T+0,根本不可能),均被视为“异常交易行为”,予以重点监控。试想,新股流通盘8000万股以上,均在上交所上市,8000万股去掉20%下配售,首日流通也就6000多万股,1也就6万多股,不要说机构,即使是散户也不是太大的量,连这也要被作为“异常交易”,实在不是那么理直气壮。

遏制新股爆炒,限量重于限价,出发点完全正确。作为监管机构,不管是证监会还是交易所,重点就是监管股价操纵和内幕交易,而要操纵股价必得收集筹码。至于首日大涨,散户买进后亏损累累,尽管从保护投资者的角度,监管部门也有提醒,但归根到底还得买者自负。附带提一句,现在深交所说,首日买进的都是小散,如博雅生物买进5万股以上的,居然只有11个人,恐怕不是那么回事。这个市场上还有不少非实名账户,就如上交所刚刚谴责一买进中创信测逾9%(1310万股)未予披露的账户,该账户买进时间为2011年6月10日到7月6日,可上交所直到今年3月8日才公开谴责,如果不是非实名的拖拉机账户,超过5%交易所难道会不知道,直到今天才来说事?

恰如郭树清所言,用临时停牌、限制交易来遏制新股爆炒,只能是暂时性过渡性的措施,只能治标难以治本;况且如此限量限价是否有充足的法律依据尚待商榷。新股改革要有重大突破还得从制度上做文章。在笔者看来,A股市场新股要么爆炒,要么破发,不是热得发烧,就是冷得结冰,那是制度出了问题,核心还是供求关系。这里的供求关系倒不是某些主流经济学家所说的,一年几百只新股还不够,要发1000只,而是首日流通的实际不到20%(下配售部分要锁定三个月),新股三高(以致频频破发)也是因为首日流通比太低,%的新股要到日后慢慢消化

贺宛男新股改革治标更要治本

,风险全被留到后面,拖累大盘越走越低。所以,必须增加新股首日流通盘,办法就是存量发行,让一部分“小限”提前上市流通。如果让元的原始股东也同摇号的新股一起上市,新股发行还三高得起来,上市还爆炒得起来吗?

有人也许会说,存量发行是让低价原始股东提前套现,是对高价买进的摇号股东的不公。且不说原始股东实际上也买了好几年,当初的投入甚至要冒上市不成血本无归的风险;就真的让他们提前套现,让风险提前释放又有什么不好?前提是大股东和高管持股,以及券商直投之类的例外。事实上,到海外上市的公司,众多原始股东不是一上市就可抛售吗?本来,存量发行就是国际惯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