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陈东升股市举牌有深刻经济规律非偶然的野蛮

2018-09-21 09:26:53

陈东升:股市举牌有深刻经济规律 非偶然的野蛮人现象

“长期资本市场最重要的资金来源就是退休金,也就是说保险金、公募基金。老百姓有钱了,富有了,巨大的财富一定要找最好的标的,所以举牌会成为一个常态。”

12月10日上午,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兼CEO陈东升在“2016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发表了以上看法。

陈东升在演讲中进一步提出,举牌背后是一个深刻的经济规律在使然,不是偶然的野蛮人现象。陈东升认为,中国经济经历了38年发展之后,跑马圈地基本终结,企业发展从规模扩张开始走向效率追求,而效率追求的核心就是整合,即横向、纵向,国内、国外,产业多元的整合,整合的过程就是收购兼并的过程,收购兼并的过程就是金融杠杆的过程,就是金融时代到来,就是举牌现象的出现。

陈东升于1996年成立了泰康保险集团并掌舵至今。目前泰康保险集团旗下拥有泰康人寿、泰康资产、泰康养老、泰康之家、泰康健康管理、泰康等公司,管理资产逾9000亿元 ,2015年规模保费收入超过1000亿元

陈东升股市举牌有深刻经济规律非偶然的野蛮

。虽然陈东升对包括险资在内的举牌上市公司行为持支持态度,但泰康系在过去数年却鲜见于二级市场举牌上市公司。最近一起,是今年以参与非公开发行的方式,成为保利地产的第二大股东。

刚才的工业文明的走了,保险的也上来了。实际上,长期资本市场最重要的资金来源,或者说资本市场长期资金提供者,或者讲长期资本市场最重要的投资者,就是来自于退休金,也就是保险金、公募基金。老百姓有钱了,富有了,巨大的财富一定要找最好的标的,所以举牌会成为一个常态。

今天中国主场,我们面对的国际环境和国内环境,世界发生了一系列的黑天鹅金融现象,比如从英国脱欧,到美国新总统特朗普现象,我把它看成,由于中国经济的崛起,中国基础设施领先全球,中国的高铁成为今天中国崛起、中国经济崛起、中国制造业、中国基础设施的最重要的代表。今天中国高铁对世界大国,对他们的挑战、对他们的影响,相当于1957年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当时其对大国的挑战是如此。由于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激怒了肯尼迪政府的阿波罗计划,我想这是很好的思考和命题。所以今天中国的高铁是不是第二颗人造卫星现象,会不会带来新的世界竞争。

当然我们经常讲新型大国关系,其实讲的是中美关系。新型大国关系我认为经历了三个阶段,1972年尼克松访华,这两个大国重新握手。当然改革开放,都是以融合、以合作为主的过程。2008年金融危机这个过程发生了一个本质的变化,过去我们中国的崛起,我经常讲是三亿多农民工制造廉价、高质、耐用的消费品和制造品,供美国三亿中产阶级享用。我们赚的钱又拿回去继续消费,这样一个循环到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终结了。这个终结开始了奥巴马这八年在制造业的回归、新能源政策等方面的一系列动作,到今天特朗普把这样的动作更深刻地提出来,我们国内上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他们也在搞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四项基本原则。一个中心就是经济建设,四项基本原则是减税、制造业回归等。总之我认为这个大国关系进入一个新的合作竞争为主的现象,就是世界发生了大的变化。这是国际上这样一个情况的变化。

再回来看看我们国内的情况,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中央两个新的经济政策,一个叫新常态,一个叫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我对经济新常态一直有一句话,经济新常态其实本质是讲中国社会经济结构的转型,新常态就是我们从一个工业化国家,正在向一个后工业化国家转型,从一个以投资出口为主的经济拉动模式,向以消费为主的经济模式转型,以制造业为主逐步向服务业为主的社会转型。所以经济新常态的核心是“转型”两个字。

还有一个我们现在叫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我一直认为,中国过去30年取得巨大的经济成就,是以政府主导经济,外资、民企、国企三股力量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建设,取得的成就。但是政府主导经济核心是追逐GDP,不是看着市场的变化。以GDP为核心的增长制度,重复投资、重复建设带来了巨大的产能过剩,所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因为政府主导经济以GDP为核心,但是中国经济社会发生深刻的结构性变化,这个结构性变化核心就是两个本质点,一个是庞大的中产经济形成发展壮大,第二个是中国未富先老,老龄化社会迅速到来,这两件事对整个中国的消费结构产生了深刻的变化,我们的供给侧没有跟上消费结构、人口结构、老龄化结构变化带来的需求,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我们的供给侧出了问题,本质问题是市场化改革不够,所以我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本质就是市场深化。

再看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以来38年的发展,跑马圈地基本终结,今天企业的发展,从规模的扩张开始走向效率的追求,效率的追求核心就是整合时代的到来,跑马圈地时代就是整合时代的到来,整合的核心就是横向、纵向,国内、国外,产业多元的整合,整合的过程就是收购兼并的过程,收购兼并的过程就是金融杠杆的过程,就是金融时代到来,就是大家说的举牌现象的出现。其实背后是一个深刻的经济规律在使然,不是偶然的野蛮人现象。

所以跑马圈地时代进入一个整合的时代,整合的时代进入效率的时代,所以今天中国经济已经进入到以效率优先,以创新优先的时代,也就是转型和整合会带来效益和创新的时代。所以进入一个以创新驱动,以效率驱动的经济为实体的时候,真正具有市场的灵敏机制,真正具有企业家精神的这样一个企业,会适应这样一个形势和潮流。也就是真正的民营企业、真正的市场化的企业、真正的民营经济、真正的市场化经济时代,才开始到来。在这样一个效率和创新驱动以转型和整合为核心基础的经济实体,也就是真正的大企业家时代的到来。也就是世界性企业时代的到来。

(陈东升,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兼CEO)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