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三板

证监会三位副主席接力吹风注册制改革肌理待

2018-08-04 18:04:43

证监会三位副主席接力吹风 注册制改革肌理待清

点击查看>>>最新鲜的新股资讯 新股申购表 新股上会情况一览表

年关将近,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草案的推出,也已经步入关键节点。

11月27日,证监会副主席刘新华在参加财经年会时透露,证监会正在抓紧制定注册制改革方案,改革创业板市场,降低准入门槛,推动互联企业在创业板上市。

事实上,继李克强总理上周四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抓紧出台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方案”以来,最近的一周内,证监会三位副主席级别的高层分别已在不同场合谈及注册制改革。

11月19日,证监会副主席庄心一提出,希望通过注册制的逐步推进,有助于解决当前IPO排队难题。

三天后的11月22日,证监会副主席姜洋亦在介绍下阶段证监会工作方向时提出,“结合《证券法》修订工作,抓紧研究提出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方案,取消股票发行的持续盈利条件,降低小微和创新型企业上市门槛。”

一周内,三位副主席同时提及注册制背后,距离证监会主席肖钢在今年两会时勾勒的启动时间表已近:2014年将制定完成注册制改革实施方案。

“不论是上周李克强总理抓紧推出的表态,还是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6月、9月、11月三次发布会上证实,注册制改革方案预计年底推出,都说明注册制脚步越来越近,各方准备工作已经完备。”11月27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最后的“备战期”

董登新指出,不论是制度建设层面,还是市场基础层面,目前中国A股都已符合注册制推行的客观条件。

制度建设层面,经历了长达五年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之后,我国市场已经逐步完成从核准制向注册制的过渡。

首先,注册制的核心——“以信息披露为中心”的改革思路已深入人心。根据肖钢的表态,“企业要公开发行上市,在满足基本上市门槛的基础上,还必须把所有信息最大限度真实、全面、准确地披露出来,不能挂一漏万,不能存在重大遗漏、隐瞒。”

这种思路在目前企业发行上市过程中已得以体现。在IPO前端,实行一经受理即预披露原则,以便接受市场公开监督;一方面取消投行不停“打补丁”修改申报稿的环节,保证信息充分透明。

截至2014年11月20日,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630家,其中,已过会29家,未过会601家。与此同时,2014年1月至今,已有138家企业提交终止审核申请。

“终止审核的企业中,不排除一些企业因为信息公示后存在问题被曝光,而主动撤材料的,信息披露制度可以保证上市通道更加流畅。”有市场人士分析称。

此外,监管层要求中介机构对招股说明书进行大量修改,突出以投资者为导向原则。其中大量删除重复披露的信息,弱化历史沿革和行业介绍部分,保证信息更加简明易懂。

另一边,对于发行人承诺和锁定期内容则要求进一步强化,包括增加披露发行人控股股东、其他持股5%以上股东持股的自愿锁定期、减持价格、持股意向及减持意向的承诺,发行人其他股东自愿锁定承诺,以及持股董监高的锁定承诺,稳定股价机制等内容。

其次,除强化事前信息的公开、真实、透明外,对事后信披造假的违法惩戒力度也大大增加。 在法律法规框架方面,证监会在近期发布的退市制度意见中首度明确,欺诈上市、重大信息披露违法两类行为将与退市挂钩。

“实际上,目前为推行注册制而进行的制度建设准备已经完善,包括新股发行改革中,对信息披露为中心原则的贯彻;另一边,肖主席上任以来,加大对证券市场违法事件的打击力度,包括内幕交易、信息披露造假等,这为注册制推行打造了更加健康的市场环境。”董登新对指出。

另一边,在业内人士看来,最近A股市场的不断走强也给注册制推行创造了良好的市场基础。

从2014年全年走势来看,A股在经历了2100点到1900点的震荡期后,成功实现质的飞跃,截至11月27日收盘,沪指已经顺利站上2630点新高。

“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A股明年逐步步入慢牛通道,市场的走高走牛将大大减少制度推动阻力,良好的市场环境有助于改革的成功。”董登新进一步分析称。

监管难题仍存

尽管市场各方对注册制改革方案的加速推出颇为期待,但改革路上仍然存在难题与阻碍。

其中,市场的最大疑虑在于,A股从核准制进化到注册制时间只有短短几年,在这短暂的过渡期内,包括投资者适应力、监管能力方面能否适应新型的股票发行制度。

一位曾参与证监会关于新股发行制度改革讨论的学者,此前就对21世纪经济报道直言,注册制发行的前期条件现在还不成熟,包括A股上市公司违法事件频出,监管能力难以覆盖。

这其中最为根本的问题在于,国内市场对造假的惩罚机制仍不完善,企业上市造假成本过低。此前,ST南纺()六年间累计造假3亿元,最终仅收到50万元罚单。此外,万福生科()、海联讯()等已被定性为IPO造假的企业,亦至今未退市。

“原来严格把关,造假上市的公司都层出不穷,可想而知,就目前的违规成本而言,一旦放开,这类公司只会多不会少,现在监管层必须想清楚,假如注册制推行之后,再遇到类似的IPO造假公司,该怎么办?”上海一家券商投行部负责人坦言,万福生科、海联讯之类的公司一天不退市,注册制的实施条件就还有待完善。

“证监会现在不敢让这些公司退市,难道搞了注册制就可以了吗?注册制的核心是把发掘公司价值和识别风险的能力交还给投资者,但现在的投资者很难说具备这种能力,这一点看看海联讯造假被罚后的走势就一目了然”,上述投行人士坦言,在此条件下立即实施注册制,无异于将一群羔羊送进狼窝。

“注册制肯定是资本市场改革的终极方向,也是解决目前问题的唯一办法,但客观条件不具备的前提下,强行实施我们担心会适得其反,到时候出了问题再半途而废就太可惜了。”上述投行人士认为。

在其看来,监管层在起草注册制改革方案的同时,当务之急是通过严格执法,来真正培育投资者的风险意识,“只有海联讯这样的公司没人敢再碰了,才是注册制实施的真正时机”。

另一方面,相比西方国家,A股不成熟的投资者机制是否能够适应注册制实施所带来的冲击,也令专业人士担忧

证监会三位副主席接力吹风注册制改革肌理待

可以预见的是,伴随上市资源的增加,市场上纯粹靠“壳价值”维持市值的个股,会大幅下跌,新股的发行市盈率会大大降低,打新收益会被大大压缩,投资者能否跟上改革的步伐也不得不被市场各界所考虑。

“这正是监管层现在最为担心的,但我认为改革路上是存在波折和挑战的,制度造就投资者,不能一味地释放制度红利,而是应该带给投资者风险教育,以往的思路是大包大揽的核准以保护投资者利益,而现在应该回归市场,让投资者自主判断,自主衡量。”董登新指出。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