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活熊取胆现场演示胆汁引流约一分钟

2019-02-06 01:52:48

活熊取胆现场演示:胆汁引流约一分钟

归真堂厂房  归真堂养熊基地2月22日开放给媒体参观,大批传媒赶赴现场分批进入基地。

据“人民福建频道官方微博”的人民福建频道称,现场开始演示给大家看如何活熊取胆:1、熊从舍里爬到专门的笼子里。2、饥饿的熊进食。3、工作人员使用专用设备在熊腹部开始引流。4、引流出的胆汁被装在一个大玻璃杯。5、约一分钟,引流结束。工作人员给引流口消毒。6、胆汁被装进容器回收。

-----------------------

熊胆粉最大供需方浮出水面

昨天,来自全国60多家媒体的陆续抵达福建惠安,准备参加定于今日举行的“归真堂养熊基地开放日”。同日,亚洲动物基金会在京回应中国中药协会支持“活熊取胆”的言论。随着“活熊取胆”之争的深挖,国内最大的熊胆粉供需方也浮出水面。

>>归真堂

参访要求放宽

根据归真堂方面原来的安排,其养熊基地于22日面向媒体开放,24日面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各界名人、专家学者及动物保护组织开放。不过,这一安排由于对参观人员、批次、时间等做了较严格的限制而招来质疑。

20日晚,归真堂宣布对参观安排作出改进,称“凡国内媒体、NGO组织、各界名人等人士,均可持有效证件于22日、24日前来黑熊养殖基地,不受原公开邀请函中关于两个批次时间安排的限制,公司将全力做好相关接待工作。”

“取胆现场对卫生防疫的要求比较高,来往人多容易导致传染。”归真堂有关负责人昨天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除了防疫要求外,参访人员过多也容易导致黑熊暴躁,所以除了上述人员,黑熊养殖基地暂不接受公众探访。

参访流程苛刻

尽管参访要求有所放宽,但归真堂规定的参访流程却近乎苛刻。昨天到达归真堂指定的接待地点后被工作人员告知,参访媒体需首先阅读一份参观须知,其中对安全、防疫等做了详细要求,然后要在一份知情书上填写工作单位、姓名及身份证等信息,才能凭借证获取一份参观证。工作人员再三强调,参观者只能凭证参观。据了解,昨天并没有NGO人士前来登记。

昨天在养熊基地看到,归真堂的工作人员正在为定于今天举行的开放日做各种准备工作。除了对特定区域进行加固外,工作人员甚至还选好了便于拍摄的机位,“原来这里都是挂着禁止拍摄标语的,现在都撤掉了。”一位工作人员称。

>>亚基会

质疑“取胆无痛论”

继中国中药协会(简称“中药协”)召开发布会力挺“活熊取胆”之后,昨天,反对“活熊取胆”的亚洲动物基金会(简称“亚基会”)亦在京召开了发布会。

“不能说熊还在吃东西,就证明不疼痛,不论合法的或者不合法的取胆方式,在临床试验中都是疼痛的。”对于此前中药协会长房书亭关于“无管引流状态下的黑熊看起来很快乐”的说法,亚基会中国高级外科兽医莫妮卡表示,“无管引流”需要对活熊进行一项危险而疼痛的手术,拉扯胆囊并缝合在皮肤上,这对黑熊来说意味着溃疡和感染。这种手术在病理学上得到的就是一个伤口,伤口在经过反复愈合、反复取胆的刺激下创伤不停,而长期不能愈合的伤口将滋生很多细菌。在亚基会此前解救的被“无管引流”的黑熊身上,绝大多数黑熊都患有胆囊炎、胆囊息肉、胆结石等病症。

熊胆药用价值有限

对于中药协此前提出的“中药必须用到熊胆”说法,亚基会对外事务总监张小海表示

活熊取胆现场演示胆汁引流约一分钟

,根据亚基会对中药协官公开信息进行的统计,目前共有240余种中药用到了熊胆,其中熊胆丸(熊胆粉)超过100种,还有60种眼药水、18种咽喉片,另有60种痔疮膏、救心丸等药物,可见熊胆的药用价值有限。

张小海同时表示,“活熊取胆”得到的胆汁来自患有疾病的熊胆囊和肝脏,因此相关产品的安全性存疑,“对这种产品,现在不是替代不替代的问题,而是何时禁止入药的问题”。

呼吁取缔养熊产业

“我们承认熊胆在中医上的历史地位,但认为活熊取胆产业残忍且无存在的必要。”张小海强调,亚基会是一个非营利性动物保护机构,绝大多数财务资金用在动物身上,其反对“活熊取胆”也不针对某个企业,而且希望淘汰养熊产业,取缔“活熊取胆”。亚基会此前曾与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签署过一份协议,旨在通过具体行动淘汰养熊场。

对于归真堂此番“养熊基地开放日”活动,张小海表示,他注意到归真堂站刊出的邀请函中提及邀请亚基会,也很愿意率队前往参观,但截至21日上午,他尚未收到归真堂方面关于此行的确认。

>>熊胆粉产业链揭秘

需求方

上海凯宝需求最大

事实上,因归真堂上市引发的“活熊取胆”争议早已不再局限于归真堂自身,由此引发的对熊胆汁产业链的争议也在逐渐扩大。这其中,作为国内市场最大熊胆粉需求商的创业板上市公司上海凯宝,亦成为备受诟病的焦点。

上海凯宝招股说明书显示,占公司营业收入97%以上的痰热清注射液的主要原料就是熊胆粉,根据该公司2009年上半年的数据,熊胆粉提取物的成本占痰热清产品成本的比例达到44.19%,而痰热清注射液的毛利率甚至高达80%以上。该公司还预计,随着公司募投项目的投产,2012年公司对熊胆粉的年需求量将增加到18.14吨;该公司2010年年报则显示,公司募投项目基本已达到预期;2011年业绩快报显示,核心产品的良好发展使得公司业绩节节攀升。这意味着,上海凯宝2012年对熊胆粉的需求将不少于预期。

根据群益证券2011年底发布的研究报告,我国目前的野生和家养熊分别有1万多头,每年熊胆粉总产能为30吨-35吨。如此看来,年需求量超过18吨的上海凯宝无疑是国内最大的熊胆粉需求商。上海凯宝在招股说明书中亦自称,“作为熊胆粉市场的主要采购商,公司具备较强的议价能力”。

供应方

归真堂尚属小角色

不过,在上海凯宝历年的前五大供应商中,归真堂从未占得一席之地。其供应商主要来自东北、川渝地区,如黑龙江黑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绿野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等。公开资料显示,黑宝药业饲养了2000余头黑熊、棕熊,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熊科动物饲养、繁育、观展及熊胆粉生产科研中心。而归真堂黑熊养殖基地目前拥有400多头黑熊,年繁殖小熊能力达百余头。

在亚基会昨天举行的发布会上,张小海称,现在市面上熊胆粉的批发价为4000元/公斤,归真堂所销售熊胆粉价格约150元/克,远高于市场价,“整个养熊产业中利益链非常庞大,但目前暂时还没有更多的公开信息”。(京华时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