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外汇

兑现承诺与补亏并举嘉士伯拟再增持重啤股份

2019-03-13 18:38:54

兑现承诺与补亏并举:嘉士伯拟再增持重啤股份

嘉士伯再一次兑现了对重庆市政府做出的承诺积极参与重啤集团资产的购买。尽管这一次,出价多少,依然是个谜。

2月26日,重啤股份()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嘉士伯啤酒厂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嘉士伯香港),正在策划与增持重庆啤酒(600132)股份有关的重大事项,鉴于该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股票从即日起停牌。嘉士伯香港承诺将尽快确定是否进行上述重大事项,并于股票停牌之日起的5个工作日内(含停牌当日),通知公司进行公告并复牌。

一旦成行,这是嘉士伯第三次增持重啤股份。但和前两次引起的市场轰动相比,早已是重啤股份实际控制人的嘉士伯此举并没有引起股价大幅波动。

重啤股份有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对本报表示:在员工眼里,通过股权和啤酒资产的多次转让,重啤股份和重啤集团早已从母子变成两家人,一个归嘉士伯系,一个则是国资委下的国有企业。

重啤集团退出重啤股份,早有先兆。去年底,重啤集团和母公司重庆轻纺集团纷纷退出重啤股份旗下的重庆嘉酿,录得6亿多元的现金。接盘者正是嘉士伯。

嘉士伯的进

此次意图再次收购重啤集团持有的重啤股份之前,嘉士伯已兑现了一次对重庆市政府的承诺在未来重啤集团资产的处置上发挥作用。

去年8月,嘉士伯花了6.092亿元,不仅买走了重啤集团持有重庆嘉酿10%的股权,还让重庆轻纺集团也成功退出重庆嘉酿。

重庆嘉酿是重啤股份旗下的子公司,拥有位于西部的7个啤酒厂。公开资料显示,重庆天健资产评估土地估价有限公司以去年8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评估重庆嘉酿总资产为15.56亿元,所转让的18.58%股权,评估值则近1.336亿元。

这意味着,其6.092亿元挂牌转让价为评估价的4.56倍,溢价达356%。

和嘉士伯高溢价购买重啤集团及其母公司轻纺集团手中所持重庆嘉酿股权迥异,2011年8月,重庆嘉酿刚注册成立时,嘉士伯香港仅花了2亿元就拥有了重庆嘉酿30%的股权。

和收购啤酒资产作价一样,嘉士伯收购重啤股份股权依然如坐过山车。

第一次坐拥重啤股份是在2008年,和喜力联合收购了苏格兰纽卡斯尔啤酒股份有限公司的嘉士伯瓜分蛋糕,得到了重啤股份17.46%的股权,以二股东身份首次进入。

2010年12月,在重啤股份每股40.22元/股高价位时,嘉士伯香港斥资23.85亿元增持重啤股份12.25%股权。和之前取得的股权相加,嘉士伯坐上重啤股份第一大股东交椅。

时隔两年多,嘉士伯第三次增持重啤股份。此时,重啤集团以20%股权已退居重啤股份二股东之位。业内人士分析,嘉士伯从重啤集团手中买光其持有的重啤股份所有股权可能性极大。

截至2月26日收盘,重庆啤酒股价15.94元/股。在乙肝疫苗的强烈预期下,重庆啤酒股价一度冲过80元/股的关口,最高达83.12元/股。由于嘉士伯收购重庆啤酒的股权是2010年12月完成的过户。重庆啤酒于2010年和2011年分别实施了10派3元(含税)和10派2元(含税)的分红方案。由此计算,嘉士伯二次入股重庆啤酒带来的浮亏已高达10余亿元。

申银万国重庆营业部有分析师称,毕竟股价跌了这么多,嘉士伯继续增持,既实现了给重庆市政府方面的承诺,也可以摊低投资成本。

但此轮出价多少?定价依据是什么?公告未有任何提及。

轻纺集团的退

年报尚未出台,但重啤股份三季报显示,其啤酒主业业绩依然稳定。今年月,重啤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6.18亿,同比增长17.03%;净利润1.76亿,同比增长10.19%。

轻纺集团却选择了抛弃其在重啤股份啤酒资产的所占份额

兑现承诺与补亏并举嘉士伯拟再增持重啤股份

。去年8月,重啤股份发布公告,轻纺集团先是将持有重庆嘉酿10%的股权转给了重啤集团。到去年底,轻纺集团和重啤集团将共计18.58%的股权都高价出售给了嘉士伯。

其实,这已不是轻纺集团第一次退出啤酒资产。

早在2011年8月,轻纺集团将重啤集团持有的西部7个啤酒厂整体打包装入新成立的兴汇投资(后改名叫重庆嘉酿),重啤股份以持有的攀枝花啤酒公司100%股权和湖南国人有限公司85.75%股权作价,认购兴汇投资新增注册资本的51.42%。嘉士伯香港出资2亿元,认购兴汇投资30%的股权。

国资有进有退,特别是对处于竞争性行业的国有资本来说,优化资源配置、调整产业结构已是大势所趋。这已是重庆轻纺集团高层共识。

但轻纺集团的退并不见得如人意。重啤集团的啤酒资产一分为二,继西部资产部分由嘉士伯接盘后,包括8家啤酒厂和一家麦芽厂在内的东部资产就并不那么容易有人接手了。

2011年底,高达23.89亿元的出让底价,让包括合作伙伴嘉士伯在内的几大啤酒巨头如青啤股份、华润雪花、百威等均不敢举牌。轻纺集团不得不把孩子抱回来自己养。当年,嘉士伯业绩的增长远不如预期。由于主要市场打禁酒广告,导致啤酒销量大幅下滑,全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长目标也下调。

时隔一年,这些重啤集团位于华东地位的啤酒厂经营状况如何?还不是轻纺集团自己在经营,没有听说后来继续在卖。有知情人士称。

2月26日,拨打重啤股份董事王克勤关机,轻纺集团有关负责人也未接听。

(文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