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1913主板项目仅一成达预期产能扩张盲目

2019-01-28 20:26:50

1913主板项目仅一成达预期 产能扩张盲目凸显

盲目立项、频繁变更、非投资化,是主板募投项目出现的三大问题

每一个中止、变更甚至流产的募投项目背后,都曾有一个信誓旦旦的承诺。

这成了上市公司募投项目不能承受之重,主板公司犹是。据理财周报统计,上市公司71%的募集项目资金投向主板公司。1371家主板公司中,目前有1913个重大募投项目,募资投入1.66万亿,平均每个募投项目投入达8.68亿之巨。

几乎每一个大规模的募投项目,都牵动着资本市场的敏感神经。相比中小板、创业板,主板公司募投项目问题更加隐蔽,因其募投项目规模大、投入周期往往长达数年,往往被投资者忽略。

“很多主板公司都是国有公司,募投项目很多都有行政意志。而且,国有管理层往往有任期,很多国企领导在任投的项目,届满之后下任可能并不热衷。募投项目最终效益如何,没有追责机制。”深圳某石化分析师如是说。

1913募投项目1/10达预期

相比中小板、创业板,主板公司才是真正的融资之王和募投之王。据理财周报统计,2469家上市公司4620个募投项目、募投资金总额2.51万亿,其中主板公司有1913个重大募投项目、募投资金1.66万。也就是说,66%的募集项目资金投向主板公司。

上市公司生产投资项目,可从多个途径融资,包括IPO、股权再融资(定增、配股等)、债权再融资(发债、银行贷款等).

从融资看,1913家主板公司是上市公司融资的绝对主角。93%的主板公司在2009年以前,已经完成上市融资,尽管并未出现后来的中小板、创业板超募狂欢潮,但其融资额度仍然大得惊人。

更加触目惊心的是,主板公司上市后再融资抽血的巨大胃口。上市后,1913家主板公司进行了992次再融资,总共募集了2.14万亿资金。主板公司再融资额体量,相当于全部创业板公司IPO融资额的10倍。

尽管有1/3主板公司并未进行再融资,但也不乏多次融资频频投向新募投项目者。250家主板公司上市后曾进行过3次以上的再融资。其中,融资最频繁的是京东方(),上市以来增发6次,平均每两年一次。振华重工()上市以来

1913主板项目仅一成达预期产能扩张盲目

,也进行了5次定增,再融资金额甚至是其IPO融资的13倍。

这些数以万亿的募投资金,投向了数千个募投项目,很多项目,中途被调整、变更,甚至终止,最终达到公司融资前信誓旦旦的“盈利预测”者寥寥无几。

据理财周报统计,1371家主板公司,共有1913个募投项目,平均每个公司募投项目不到1.4个,但每个募投项目体量非常大。1371家主板公司,共有1913个募投项目,募资投入1.66万亿,平均每个募投项目投入达8.68亿之巨,平均每个项目承诺募投金额超过公司总资产的1/22.

水井坊()可谓是一掷千金的典型代表。其新产品开发基地及技术改造项目,计划投资22.9亿,其资产总额仅26.5亿,这个项目投资额相当于其资产总额的86%。2012年,水井坊投资3.54亿,而当年净利润只有3.3亿。

水井坊这一项目起于2011年,建设工期5年,计划建设年产2.8万吨的基酒酿造设施、10万吨的储酒设施,以及年包装2万吨酒类产品的包装设施。按其预计,该项目第10年可达到生产能力正常年,预计年销售收入可达41亿,相当于再造4个水井坊。白酒行业发展的不确定性增加,水井坊如此大规模产能扩张的项目前景并不明朗。

对A股这个习惯遗忘和反复的市场,几乎没有投资者会去翻一个上市公司十年前的老底和承诺。

理财周报综合上市公司年报统计发现,主板公司这1913个募投项目中,140个项目中途出现变更情况,仅186个项目达到预期效益,占比不到1/10,133个项目被上市公司明确披露,未达到预期效益。除此以外,多数项目仍在漫长的在建期间。

主板募投三大问题凸显

1913个募投项目,不到1/10的预期效益达标率,折射出了主板公司募投项目背后重重问题和缺陷。

一是盲目产能扩张,盲目进入不熟悉的新领域,随意“立项”。上市公司在开始募投项目之前,并未做充分的市场研究和调查,盲目上冲,甚至为“圈钱”、为“花钱”,而定制“项目”。

“公司现在到处在找募投项目,我们几乎动员了每个员工推荐好项目,好项目太难找了,差项目又不敢轻易上。”一家2011年上市的技术类主板公司高管感叹,“上市募集的钱很多还在账上,没怎么花。”

以新能源行业为例,不少公司一头扎进这个领域数年,大举推进募投项目,最终却只能以割肉抽身。

航天机电()便是典型失败案例。2007年,主营航天产品和汽车零配件的航天机电进军光伏产业上游多晶硅领域。2012年,航天机电定增募集了19亿,募投了4个光伏项目,合计拟投资15亿,当年投资9.65亿。因太阳能产业危机全面爆发,其中两个项目被迫变更,已投产的两个项目,一个亏损1.3亿,一个略盈,均未达到可行性报告盈利预期。

去年10月,一度亏损的航天机电将子公司神舟硅业29.70%股权,剥离给大股东上航工业。该子公司承担的“200MW 高效太阳电池生产线技术改造项目”,在投资了6.1亿后,变更为嘉峪关100MW光伏项目。 具有同样惨痛教训的还有通威股份()、川投能源()等。

二是募投项目变更、终止、不达标情况频频出现,中途随意“更项”。目前,监管层对项目变更、调整管理不算严格。

根据《募集资金管理办法》规定,募投项目更改需符合四种情况。一是市场项目涉及的市场发生重大变化;二是募投项目搁置时间超过一年的;三是超过募资投资计划的完成期限且募集资金投入金额未达到相关计划金额580%的,四是募投项目出现异常情形的。此四类情况,对上市公司而言,并不能构成实质障碍。

一般而言,主板公司募投项目金额较大,中途变更项目,往往意味着之前的巨额投资打水漂。

上海普天()公司于2008年增发募集约7亿元,定增五个募投项目,居然有四个进行了变更,业绩也连续多年亏损。

上海普天2008年增发募投的包括行业电子机具基地发展、收购普天上海工业园100%股权等在内的五个项目,在投入了近3.8亿元的募集资金后,上海普天突然以主营电子行业“竞争加剧,盈利能力下滑”为由,变更了其中四个项目,将剩余资金转投新能源充电终端项目。因新能源行业一片萧条,上海普天亏损加剧,2012年亏损7971万。

又如,中农资源()2001年上市,IPO募投6个项目,至此全军覆没,近年始终挣扎在*ST与ST的边缘。

三是募集资金“非投资化”趋势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多公司把募投资金用于非投资项目,多用于偿还贷款、补充流动资金,甚至大量闲置在银行或用来委托理财,募投项目成一纸空文。这也造成了大量募投项目延期甚至终止。

“一些公司会故意推延募投项目资金投入,而把钱变相买银行理财产品甚至炒股。一些银行也乐于向上市公司推荐理财产品,一些甚至可以帮助上市公司做手脚,买了理财产品,但在审计时仍可以做到钱显示还在银行存款账面上。”上海一名银行圈人士告诉理财周报。

更多的公司,赤裸裸地将募集资金,用于偿还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美其名曰“改善财务状况”。

“募集资金补充流动性资金,比例一般不宜超过10%。如果将超30%的募投项目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很难获得投资者的认可。好公司一般都不难从银行贷款,这样做,投资者会对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发展前景产生怀疑。”北京立德世纪咨询公司研究员郭航表示。

将募集资金“非投资化”做到极致的是,海南航空。海南航空()屡屡融资,便是为了解决危机的资金链问题。2012年,海南航空几经周折,增发80亿,全部用于解决资金紧绷问题。其中60.84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剩余部分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亏损募投项目追问

主板公司1913个募投项目中,41家2012年出现亏损,其中1/3为项目已100%完工投产,实际效益情况,与此前可行性报告相差甚远。

据理财周报统计,1913家主板公司中,有73家公司进行过3次以上增发。其中,融资最为频繁是京东方A()。京东方A2001 年上市以来,共进行6次定增,平均每两年一次,累积圈钱376亿。

1371家主板上市公司,有不少是带着鲜明的政企双重色彩,其募投项目也并未完全市场化。京东方便是典型代表。

2001年,国产LCD液晶龙头京东方增发9.75亿、2006年增发18.6亿、2008年增发22.42亿、2009年增发117.83亿,2010年定增89.43亿。圈钱胃口逐年增加。

但京东方一直未能摆脱投资、融资、亏损的怪圈。上市以来,京东方累积亏损40亿。募投项目进展并不理想。

其募投项目中,北京第8.5 代薄膜晶体管液晶显示器件投资85亿,其2012年年报显示,该项目已于2012年8月1日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当年项目亏损2.01亿。

这与京东方此前的预期大相径庭。据当时京东方披露的可行性测算,预测该项目可以带来较高利润,能为企业带来较高的利润,并能够及时偿还贷款并在计算期内回收投资。据其此前预测,该项目生产期平均年所得税后利润为17.26亿元,税后内部收益率为9.84%,税后静态投资回收期为8.07年,税后动态投资回收期为9.51年。

这并不阻碍京东方继续投资的脚步。2012年8月,京东方宣布与合肥市政府合建投第8.5代TFT-LCD生产线项目,项目投资285亿元。

面对外界烧钱机器的抨击,京东方的回应基本基于两点:其一是发展掌握自主知识产权的面板产业是国家战略,其二是TFT行业的生产特点,决定了所有的大厂商都在烧钱。

能源巨头华能国际()的募投项目,也面临巨亏的尴尬局面。2010年,华能国际增发83.55亿,投资了甘肃干河口第二风电场项目等七个项目。其中,甘肃华能平凉电厂二期扩建工程项目投资2.6亿,2010年4月投产一台、2010年5月投产一台,但该项目亏损了5.25亿,成为主板公司目前亏损最大的单个募投项目之一。

当时,华能国际扩建甘肃华能平凉电厂二期,主要是考虑到,其毗邻华能集团控股的华亭煤业集团下属煤矿的坑口电厂,具有煤电运一体化的产业链优势。

募投项目频频亏损,考验着监管层的上市公司承诺追责机制。

募投项目的猫腻也逐渐引起监管层的注意。2012年下半年,证监会曾对上市公司及其股东、关联方的承诺事项进行集中清理和专项检查,对不履行承诺及虚假披露等行为进行查处和追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