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财

国企突围债务危机银行密集债转股控坏账

2018-10-28 20:55:45

国企突围债务危机 银行密集债转股控坏账

在去产能和降杠杆的政策推动下,国企债转股不仅是降低企业负债率的关键一步,更是企业缓解债务危机,寻求自救的一种方式。对于银行而言,通过债转股降低不良或延缓损失也有利当前经营业绩,不少国企的不良债务都在尝试用此方式解决。

据《中国经营报》了解,四川泸天化集团和首钢通钢集团债转股项目提速,农行、中行与山东省洽谈的债转股项目也已签订初步协议。一时间,债转股项目“遍地开花”,而银行也明显加快了项目的落地频率。

国企负债率高启,银行坏账持续高位,双方对于债转股项目“上马”均有动力。

1月初,国资委召开了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负责人会议。国资委主任肖亚庆称,2016年央企平均资产负债率60.4%,已经实现了三连降。但是,一些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应引起重视。

实际上,在产能过剩行业中,大部分企业的负债率要高于60%水平。市场消息称,中国二重的负债率曾经高达134%。时下钢铁、煤炭等行业中大部分企业的负债率也在80%以上。这不仅无益于企业经营生产,企业的融资成本还会明显提高。

2016年10月10日,新一轮债转股大幕开启。国有四大行借政策契机试水,约1800亿元的项目相继落地,而4家银行系资产管理公司(AMC)的成立更是为债转股搭建了专门的平台。

尽管市场对于债转股存在争议,但是政策的出台可谓火速。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仅仅酝酿了半年时间,而政策出台之后两月内,四大行的债转股项目额就已达1800亿元,而这只是一个开端。

“各省都在上马项目,银行层面也是在响应政策。”建行内部人士称,企业债转股的选择,银行方面还是很慎重,不允许“僵尸企业”参与其中。

然而,了解到

国企突围债务危机银行密集债转股控坏账

,银行对于企业债转股也是无奈之举。由于实体经济不景气,产能过剩行业中的企业偿债难度较大。银行对于新增贷款的风险很担忧,而不少到期贷款的催收也面临困难。

“银行对于国家战略性行业、支柱行业中的大型国有企业更愿意实施债转股。”上述建行人士表示,银行亦在用长远的眼光看待该政策措施。

2月上旬山东银监局副局长解晓非在银行业例行发布会上披露,目前中行、农行在山东的市场化债转股项目均在洽谈中。了解到,兖矿集团、山东黄金集团、山东高速集团、山东能源集团等企业已成为此轮债转股的首批受益者。工行拟向兖矿投资、山东黄金集团分别开展总规模100亿元债转股业务;农行则拟向山东高速集团提供300亿元的股权融资规模,为更多的新建项目全方位合作铺路。

“此前银行内部对于债转股可能有一些担忧,毕竟银行贷款转出会确认损失。但是,银行也不希望企业倒闭,倘若那样可能最后结果更遭。”一家国有大行人士称。

对于资质较好的企业而言,债转股或是一根救命到稻草,但显然广西有色金属集团是个例外。近日,北部湾产权交易所受广西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管理人委托对广西有色金属集团财产进行挂牌转让,共21个标的总挂牌价超过45亿元。

该公司是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打造千亿元有色金属产业”的要求,由自治区国资委主导,在整合柳州华锡集团有限公司等6家自治区本级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的基础上组建成立的大型企业集团,是广西唯一一家集国有资产运营、矿产资源勘探、采矿、选矿、冶炼、深加工及科研、贸易、建筑施工于一体的大型国有独资企业。2013年,集团公司位列“广西企业100强”第10位,并跻身“中国企业500强”第443位。

这样的一家国有大型企业,在没有通过债转股方案之后于2016年9月12日由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终止重整程序并宣告破产。按照企业资产清算,广西有色金属集团的债务清偿率最多只有20%。

国信证券在一份报告中称,一般情况下,破产清算的清偿率要低于破产重整的清偿率。统计近几年A股上市公司的破产重整案例,发现普通债权组大债权人的清偿率均值在20%左右,中位数为13%,最低值仅为3%。

此外,债权人可能存在事实上的优先和劣后次序,其中公募债券的优先级比私募债券以及银行贷款等负债要高。这也意味着,银行贷款的偿还是要位列公募债券之后,这对于银行追债不利。

“对于企业该不该债转股,市场上缺少统一说法和标准。可能债转股方案通过了,企业就免于了破产,典型的例子就是中钢集团,而广西有色则是一个不幸的例子。从银行角度看,贷款的损失不小,可能企业资不抵债过于严重。”国信证券分析人士表示。

据了解,广西有色在破产重整清查审计后,资产总额减少为42.86亿元,负债总额则增加至92.9亿元,所有者权益-50.05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216.77%。

该人士称,政策上债转股的要求是市场化的运作,而银行意愿非常重要。对于暂时性陷入困境的企业,银行是应该能给予帮助的,但是资产经营不佳和前景并不乐观的企业,银行盲目进行债转股也会给未来埋下隐患。

了解到,从目前四大行对于债转股的模式和操作上来看,商业银行将债务转手关联AMC大多是在财务报表外,但却在体系内。大行接受债转股的企业以大型产业集团为主,且集团旗下往往有上市公司,便于股权价值衡量。

“国有大企业的影响太大。一旦如广西中色金属集团这样的大企业破产,对银行的债务影响非常大,而银行的不良也就一下确认损失,数据上也不会太好看。”前述国有大行人士认为,如今银行业的不良上升已经有所遏制了,这与债转股的政策似乎也有紧密联系。

(原标题:国企突围债务危机 银行密集债转股控坏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