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财

抖音快手卖假货视频网站未来之路将走向何方

2018-08-03 16:59:50

抖音快手卖假货 视频站未来之路将走向何方?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些视频发布者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展示仿制大牌口红、粉底过程,贴上名牌商标,通过留号转账发货

抖音快手卖假货视频网站未来之路将走向何方

。虽然快手和抖音相继发布声明将严查,但未来,短视频的发展之路又在哪里?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些视频发布者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展示仿制大牌口红、粉底过程,贴上名牌商标,通过留号转账发货。此外,搜索“奢侈”、“名表”等关键词,还能找到大量展示山寨奢侈品的内容。

3月25日,抖音、快手官方相继回应称,称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但昨日探访发现,虽然各平台表示严查,“假货橱窗”现象在快手、抖音平台依然存在,有商家公然在账号下将商品明码标价,明确表示所销售产品为假货,售价30多万的名牌手表只卖两千多元,还有商家传授所谓躲避审查经验。

视频演示名牌包仿制过程

昨日打开快手app,通过搜索关键词“名表”“包包”“口红”,找到了大量售卖仿品的用户,名字中往往带有“潮牌”“奢侈”“名表名包”等关键字,用户简介多数有“+V信”“加我威信”字样。

这些用户发布的视频大部分是产品的“展示窗口”。“这是我们家生产的耐克鞋,另外一双是正品。”为了让买家消除疑虑,卖家在视频中把仿品与正品对比,“我们家质量很好的”。除了对比,更多的是把产品“由内而外”展示一遍。还有卖家会进行“暴力实验”,以证明自家产品质量不比正品差。

快手上一位名叫“买包加”的用户发布了30个视频,多是广告视频,各种皮制用具宣传、展示等,品牌涵盖普拉达、古驰等多个名牌。

点开古驰的一组视频,卖家在桌子上摆放尚未成品的皮具,通过机器印上古驰包的图案,再通过一系列流程后制成高仿古驰包。

随后以顾客身份购买一款范思哲品牌化妆手包。店主告诉,这款官售价为2900元的包包,他仅卖220元,“或者支付宝转账,马上就发货”。

在抖音平台搜索“手表”,则会出现大量展示名表的疑似售假账号,有些在名称中即可明确表示售卖,如“包、鞋、手表批发”、“抖音名牌手表批发”、“卖手表的女汉子”等等。

抖音账号“不止手表”发布了多段名表展示视频,视频中留有号“名表时光机”,搜索到这一账号,其注册地显示为广州,介绍为“名表高仿,欢迎添加”。

1300多元神仙水仅卖120元

在快手平台,名为“Mac口红58元一支”的卖家,粉丝近两万,自我介绍“大牌彩妆低价销售支持扫码”。

从账号开通,卖家就开始通过小视频宣传精仿高端化妆品,发布的上百个视频中,不乏高端奢侈化妆品,如纪梵希、Dior、YSL、SK-II等品牌。

这些精仿化妆品的包装和正品几乎没有区别,但价格相差巨大。以SK-II樱花神仙水为例,官正品价格1300多元,但在快手打出的价格为120元,另有其他款爽肤水价格在220元到285元不等。

对于产品成分,“化妆品都是精仿,但涂在皮肤上和正常的水没什么区别。”对方介绍,产品是精仿的,包装气味和正品差不多,但成分不一样,效果也差很多。“如果做得一模一样,肯定不止卖你这个价格。”

廉价仿制口红是否含重金属对身体有害?卖家补充道:“任何口红都含有重金属,但我们不会超标。”但其承认所售为假货,并提醒“买了最好不要送人,懂行的会辨认出来”。

虽然是低价购买的仿制品,但卖家仍承诺买家都有购物小票,小票显示市场价且来自各大商场,如韩国乐天商场和中国香港卡莱美上商城等。

上述抖音“名表时光机”视频中,一款百达翡丽运动系列(鹦鹉螺)手表,正品官价格超过30万元,商家表示所售价格为2250元。在商品介绍中,该款手表为5724升级版机芯。商家表示,“这款正品比较贵,做工复杂”,所以仿品卖价相对较高。

拍视频上热门通过交易

发现,有卖家使用多个账号同时推送视频,甚至传授“躲避审查”方法。

“我们一般通过快手进行宣传,但还是用来和买家联系。”上述快手账号“买包加”表示,在快手上发布视频不用担心被封号,不过需要创建多个小号来逃避检查。“如果被查到发布广告,最多视频屏蔽掉。”但为了省事,一般还是以为主要宣传渠道。

“我们卖的是假的,人家问你直接讲就好。”上述“Mac口红58元一支”的卖家表示,其精仿品代理如果当正品去卖,虽然利润很大,但风险也很大。此外,在快手上打广告要小心,不要直接就说“我们家卖大牌彩妆,号是多少”等,这样的广告打多了,会导致封号。

卖家还提到,也不能一直狂刷表情,多刷几条会关掉评论功能,“要改一个吸引人的名字,比如‘大雅彩妆’之类的,用户产生兴趣,点进去你的主页,进而加。”

工商局打假要打到短视频?

3月25日,快手和抖音相继发布声明。快手表示,发现一起处理一起,行为严重者上报相关管理部门。只要触犯相关法律,平台都将严厉处理,涉嫌账号将被限制部分功能直至封禁。抖音表示,利用平台制假售假的不良账号,发现一起,处理封禁一起,绝不姑息。

不过,随着售假从传统电商平台,转战娱乐平台、社交平台,国家职能部门的监管重点也应该及时切换。

两三年前,关于微商到底归不归《消法》管,归不归工商管,曾引发过很大的争议。的确,如今的微商、“直播主带货”等新商业模式,模糊了传统商业交易的边界,也溢出了传统的监管领域。早几年,谁能想象到工商局打假要打到短视频头上呢?但是,既然如今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被媒体曝光,已经成为“假货橱窗”,监管就应该及时跟进,包括实施对短视频平台的“广告抽查”,倒逼平台履行监管,协同信部门切断跨平台售假的产业链。特别是新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成立之后,整合了之前多个监管部门的职责,更容易实施全产业链的无死角监管。

毫无疑问,既然一些短视频平台成为了假货橱窗、售假的前端,相关的平台监管就必须落实,职能部门的监管也应该及时跟进。

别在流行中失去自我

“记录普通人的生活”,某短视频App如是宣称。只是放眼望去,那些十来秒的短视频中,真正的普通生活、优质记录倒在少数,多半还是自虐式吃异物、无意义搞笑、刷底线猎奇和售卖假货。如果说此前络上为人诟病的“三俗”内容还是打打擦边球、尚显“含蓄”的话,那么那些短视频无疑是在赤裸裸地进行感官刺激。回顾这些年络流行的一些风向,不难发现其中也有一种趋势:载体从文字、图片到视频,浏览时间从以分计到以秒算,提供的信息日渐低俗,用户的时间被越切越碎,品位似乎也一降再降。互联大潮起起落落,低俗短视频的风潮终会过去。只是,若按这趋势发展,下一次的流行物是否会更让人大跌眼镜?

“短视频低俗化现象泛滥,归根结底是平台为了短期变现快速获利而无所不用。”中国人民大学学院教授匡文波表示。

调查发现,一些短视频平台对此现象缺乏必要管理规范,有的甚至还通过重点推送、置顶显示等方式,对低俗内容采取默许和放纵的不作为态度。一些短视频平台甚至利用观众猎奇窥探心理,采用偷拍等方式将他人隐私作卖点,这些现象的存在与滋长,不仅挤压了优质短视频的生存空间,也影响了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短视频平台不应成为违法违规内容的“避风港”。要通过必要的内容审核机制加大把关和治理,还应对视频作者实行实名登记制、健全用户投诉机制,做到违法违规内容可自查、可溯源、可反馈,体现和保证平台应有的自净能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